产品列表
视频展示
联系我们

东莞市力超精密机械有限公司
联系人:杨先生 13925789871
电 话:0769-8260 0378
传 真:0769-8719 8553
地 址:东莞市长安镇涌头社区宏业中路4号

智慧人生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智慧人生

教授过来,保证不打你:几个男人娶一个女人靠谱吗?

 

文:雾满拦江

 

01

 

媒体称:经济学者又来谈社会问题了。

 

浙江财经学院教授谢作诗在博客中撰文《“3000万光棍”是杞人忧天》,用经济学原理来解释这个社会问题,称收入低的男人可以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。他还表示,允许同志合法结婚,可能也能缓解3000万光棍问题。

 

谢教授发表这番观点,也不是吃多了消化食,概因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:预计到2020年,我国将会出现大约3000万光棍。这将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。

 

那我们就此问题,和教授们聊聊经济学。这样的话题有三个:

 

第一:低收入男,几个人合娶一个老婆,靠谱吗?

 

第二,允许同志结婚,能缓解3000万光棍问题吗?

 

第三,什么才叫真正的经济学?又或如何才能运用经济学思维,解决3000万光棍问题。

 

现在我们开始。

 

02

 

先来看第一个问题:低收入男,几个人合娶一个老婆,靠谱吗?

 

媒体引谢教授的话,称:收入低的男人怎么办呢?一种办法是几个人合起来找一个老婆。这并不是我的异想天开,在那些偏远的穷地方,就有兄弟几个合娶一个老婆的,而且他们还过得其乐融融。

 

媒体是不可靠的,有可能教授并没有说过“其乐融融”。但我们不管这些,我们只对经济学负责——从纯经济学的角度,来看看这种结构的婚姻,有存在的基础吗?

 

人类在婚姻领域,极富冒险精神的,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人类不敢干的。历史上的人类,几乎尝试过任何类型的婚姻模式——但时至今日,常见的婚姻模式,不过是两种:一夫一妻制与一夫多妻制,而且一夫多妻制正处于被淘汰时态。

 

为什么呢?

 

——因为这类婚姻模式,太昂贵、太不经济了。

 

一夫多妻制婚姻,是建立在女性没有人身权利,被物化为男性财产的基础之上的。报纸上说:非洲尼日利亚的犹罗巴族人盛行一夫多妻制。当地的男人,妻子越多,表明地位越崇高,越有声望。

 

民国之前的中国,也是一夫多妻制。这种婚姻制度,在女性自由意志被压制的情形下,勉强可以应付。但到了文明时期,再让女人接受这些,难度就高了。

 

难度高了的意思,就是说维持这种类型婚姻的成本太高了。绝大多数男人玩不动,就只好接受现实,组建一夫一妻制的家庭。

 

但一夫一妻制的家庭,对有些男人来说,挑战还是太大了。媒体报道的3000万光棍,就是连一夫一妻制的经济能力都不具备。

 

可能正是沿袭这个惯性思路,教授们就想了,哇,一夫多妻制太贵了,大家消费不起。一夫一妻制便宜一些,可还是有3000万兄弟买不起,那就再推出更便宜的婚姻产品,几个男人合娶一个老婆,如何?

 

然而教授们太天真了。

 

实际上,几个男人合娶一个女人,成本更昂贵,根本买不起!

 

03

 

二十年前,有一部很怕人的电影,是根据一起真实案例改编的。

 

在一个贫困地区,有个老太太,家里四个儿子。

 

四个儿子,个个膀大腰圆,年轻力壮。但家贫娶不起媳妇。于是这家人就决定,立即挖个深深的地窖。

 

地窖很快就挖好了,很大,很深。然后四个儿子夜晚出去,绑架了一个路过的女青年回来,用铁链子拴在地窖里。这样,四个儿子的性生活问题,就算是解决了。

 

没过多久,四个儿子再一次夜晚出动,又绑架回来第二个路过女青年,仍然是用铁链子拴在地窖里——为什么他们还要再绑架第二个呢?按媒体上所称教授之观点,这些人与被绑架者应该其乐融融才对呀?

 

只有经济学能够解释这个问题。

 

又没过多久,四个儿子再一次深夜出动,去绑架第三个路过女青年。但这次他们的运气到头了,女青年没绑架到,反倒把警察召来了。警察蜀黍破门而入,老太太勇敢的冲上去,捍卫自家儿子的犯罪权,和警察玩命。但警察还是成功的突破阻挠,冲入地窖,解救出两名被绑架的女青年。

 

好了,到了这个电影演完,几个穷兄弟合伙一个女人的不经济原理,就凸显了出来。

 

这个解释,叫产权经济学。

 

04

 

产权经济学告诉我们,人,是相当的自私,只有对产权归属于自己的财物,才会非常的爱惜。对于无主之物——无论是人是物,习惯于破坏式使用与毁灭性开采。

 

几个男人合用一个女人,那么供养这个女人的义务,就不应该由自己一人来承担。这时候男人,就会把弄来的食物,在外边偷偷吃光,一点也不带给女人。为什么要带给她?养她又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义务?让别的男人养她好了,自己只享受啪啪啪的权利,这才是最经济的选择。

 

所以几个男人合用一个女人,就无珍惜可言,女性价值很快就下降为零。这时候经济学的边际效用递减规律也显现出来,时间一长,男人们的快感程度越来越低,很快他们就再也体验不到快感,必须寻找新的替代品。

 

但偏偏,这些男人都没钱,要寻找新的女人,只能求助于暴力。然而人类世界之所以走向公平交易的文明时代,就是因为强制性交易的成本太贵!历史上一个又一个古老的帝国崩坍,不过是为失败的强制交易埋单。人类必然走向公平交易,因为这样成本最低。

 

——由此我们知道教授的天真,无数计的强大帝国,都支付不起的强制性交易,你居然希望几个穷男人其乐融融,这岂不是痴人说梦?

 

那么,有没有例外情形,女人反过来控制几个男人呢?

 

当然有。

 

05

 

女性控制几个男人,必须是由女性掌控所有生存资源,而且还需要有外部的法律保障。古时代的母性氏族,就是这样一个伟大实验。但实验到最后,女性愤怒的发现,男人都是狡滑的动物,他们很聪明的选择了在荒野流浪,不归属于任何一个部族,等到丰收季节,他们成群结队的来了,来了之后吃食物睡女人,吃得多睡得狠,可等到收拾盘碗干活时,这些男人提起裤子,又浩浩荡荡的走了——既然那些劳动资源不归属自己,干吗要卖命干活?工作让那些蠢男人干去吧,对自己来说,最符合经济学的选择,莫过于丰收时季去吃去睡,等到工作季节,自己就躲到森林里睡大觉。

 

——正是人类的经济行为选择,最终导致女性氏族公社败亡。

 

我们可以注意到,无论是氏族公社,一夫多妻,还是几个男人合用一个女人,都是典型的群居式。而群居式婚姻,带来的是所有权不清。经济行为的选择,使得当事人必然采取掠夺式开发,导致性资源枯竭,边际交用锐减,合作崩裂。

 

一夫一妻制不是多么的完美,它是人类这种有缺陷的物种,能够找到的最不坏的婚姻模式。

 

重复一遍:一夫一妻,是人类能够找到的最不坏的婚姻模式。即使是这种表征着文明的婚姻,都有相当数量达不到“其乐融融”的状态,其它群居模式,就更无这个可能。

 

综上所述——疏略掉群居式婚姻的违法成本,单只从经济学上来说,这种性结构也是极不经济的,必然破裂的。它不可能解决3000万光棍的问题,而只会引发大规模的社会动荡。

 

06

 

第二个问题,同性婚姻,能否解决3000万光棍的问题?

 

教授在这个问题上的犯的错误,完全是瞎子式的。教授只看到男同性们相互结合,却忘了女同也有这个诉求。只有在女同的总人数上,恰好比男同性少3000万,这种解决方案才具思考的价值。否则的话,男同同女同同,折腾一圈之后,还是有3000万男光棍被剩下。

 

此外,教授显然认为同性之爱,是那种捡到蓝子就是菜,不需要挑挑捡捡的。但实际上应该不是,媒体时常报道同志之间的配偶战役,也是蛮火爆的。总之一句话,3000万光棍之所以被剩下,那只是因为他们是典型的三低人群,学历低素质低收入低,无论是异性之欢还是同性之恋,他们都未获参赛资格,始终是站一边观看的单身狗。

 

实际上,这3000万光棍人士,已经被排斥在这个社会之外。他们是被剥夺了参与社会性游戏的一个族群。异性游戏不带他们玩,同性游戏也没他们的份——被社会所拒绝,必然让他们心中愤懑不已,使得他们成为了危险的火药桶,随时都会引发爆炸。

 

经济学引发的问题,搞不好就成为社会问题,而无论这个问题在社会角度解决得多么好,最终还是在回落到经济领域。

 

07

 

最后一个问题,什么才叫真正的经济学?又或如何才能名运用经济学思维,解决3000万光棍问题。

 

我们把问题回落到3000万光棍们身上,就会注意到,这些光棍,并不是扎堆聚集在一个固定的地方。他们分布极为零散,这个村十个,那个乡八个,有的地方光棍问题严重突出,有的地方光棍问题非但不突出,反而富裕出来许多适龄女青年。

 

这样的情形,所面临的第一个问题,是当地的资本不足问题。中国目前是现金富裕国,资本不说海量吧,总之并不匮乏。问题是资本也有个轰轰烈烈扎堆的臭毛病,不喜欢往偏冷地方钻。

 

这就需要国家的政策调整,不管现在政策奔哪个方向,但乡村建设,这个必须要提上议事日程。让国家的资本金呈透明状下行——这实际上是天下第一大难题,九成九的不发达国家,都是憋死在这关。

 

不发达国家,普遍的特点是政治一元,民权疲弱,扶持民生的资本下行之中,走着走着,就消失了,多半出现在官员的海外私人帐户里。所以我们对这唯一的解决方案,所抱有的也仅是谨慎的乐观——设若下行的资金,能有十分之一到位,那也意味着3000万光棍中,有足足300万人见到了经济自由的曙光。

 

获得经济自由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这些被流放的人,获得了参加两性游戏的邀请,网上有句话,男人在偷腥时,智商直追爱因斯坦。相信这些300万狠人吧,如果他们摆脱了经济困窘,绝对有你意想不到的法子,满足他们自己。天知道他们会干些什么,总之他们知道怎么做最适合。

 

此外,再加上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人士的帮助,兼有国际投资,诸多力量迭加在一起,获得经济拯救人士的比例,也许会达到20%——那就是600万人。如果达到30%,那就接近于1000万人。

 

当然,在这个扶助过程中,赤贫队伍也在持续扩大。不要说中国,你去日本去美国,运气好的话,都会看到赤贫者满大街举牌求包养。包养是养不起的,都是能吃能睡的大活人呀。但人生的价值与意义,岂不正在于扶助那些因为环境因素,而陷入困窘的人们吗?一点点,一滴滴,尽自己的努力帮助别人,你身边的无望诉求越少,你的安全感就越强,社会就越祥和——这个选择,是符合正常人类的经济心理的。

 

这才是经济学的价值与意义,经济学是理性交易的学问。它告诉我们,别人是如何遭遇到困难的,解决的方案又应该如何。经济学让人认知到强制交易的高昂成本,只有公平公正、平等与相互尊重,才是成本最低的。经济学还告诉我们,只有经济自由,才能够让人获得心灵自由,获得希望、爱与温暖。疏失了这个而寄望于群居犯罪,那只是脑壳进水的观念倒退,不是经济人的选择。

 


 

>